导航菜单

卷二 长安花 5 御前

澳门凯旋门在线

大儒错意猜天命,

麒麟合计起战心。

元光元年(前134年),天星大动;光耀焕焕竟天,数夜不止

刘彻坐在麒麟殿中,心中郁闷难消。他十六岁登基,当了快七年的皇帝,终于等到窦太后归天,才稳稳当当地掌握了王朝的最高权力。舅舅田卸下太尉一职立即走马上任丞相,大司农韩安国任御史大夫,把原来的窦婴和庄青翟都踢回家去修养。不少臣子上书自荐或推荐太尉一职,他直接把这些奏章让太监拿去劈了烧柴。他心里冷冷笑着,好不容易兵权归主,你们还想再拿走不成。自此太尉一职长期空缺,兵事全由天子自己定夺,虎符调兵,边关调防,刘彻干得井井有序。田干脆上了一张奏折,称天子文成武德,自领天下军民,不如撤掉太尉这军队总指挥一职,刘彻便欣然画圈。从此太尉府奏折全入丞相府和内廷,天下兵事,尽归皇权。这些天信使大幅出动,通知下面军队变动,所有地方武备不再受太尉府和下级部门管控,直接划入中央听从天号令集中调动。

如今国库富足,武备齐全。刘彻有心大干一场,一出高祖以来大汉王朝和亲匈奴,多番受辱的恶气。谁知天现异象,三星辉闪三日不灭,长安城内谣言阵阵,百官亦各自揣测。太庙三日奏章,日日称兵凶犯主,地火夷明,为天下大乱之象。那帮老古董!会点易经还真的以为天下是可以算出来的!刘彻把奏折扔出丈八远,只差仰天长啸,却又无可奈何。天子天子,天命之子,天出异象,天子奈何!他颓然坐倒在榻上,便是面前万年香柏鎏金的案几也承受不起他的愤懑。

XX赵婴齐轻轻进来,带着一阵金桂的香风,撩起淡青色深衣下摆,矮下身去拾起地下奏章,弯腰碎步轻行到几前。他一脸哀怜,两鬓角各垂下一缕青丝,也不去管,只是轻轻地把奏章放到几上,跪坐于后,顺带着把左手轻轻地放在刘彻肩头。没有一丝力气地搭着。

“还好有你,婴齐。”刘彻拍了拍肩膀上的手。

“陛下,吕步舒求见。”赵婴齐说:“田,韩安国,王恢,东方朔,卫青也都在外面候旨”

“叫他们一起进来。”刘彻站起身来,看着赵婴齐轻轻离开。回头看看窗外天东,这已近未时,天边的三颗星依旧明亮。他叹了一口气,忽然窗外沧池风动,水中波纹骤起,送过来一阵清香,却像极了刚刚婴齐身上的味道。刘彻长吸一口气,平复了心情。收拾了下衣服,到案几后正襟危坐

中郎吕步舒因有事要报,故疾步促进,丞相田,御史大夫韩安国,大行令王恢,给事中东方朔,太中大夫卫青则按职位尊卑一个个鱼贯而入,行跪拜礼。刘彻摆摆手,“不是朝上,诸位免了。”便各按方位坐好。唯有吕步舒依旧跪在中间,不敢抬头。

“臣吕步舒死罪!”

“怎么,董仲舒怎么讲?”刘彻声音低低地问道。

“老师.不,董仲舒已如实交代。主父偃从江都王国相府盗来的文章确是他所写”。吕步舒的声音好像要哭出来一样。

“混账!”刘彻火气噌地起来:“!朕待董仲舒以师父之礼他竟然私自撰文骂朕乱杀朝臣”

XX“陛下……董仲舒写的文章并未明指,而且文章仅自阅,从未示人。若不是主父偃借访友之名盗书,此文绝不会流出。望陛下看在老师为天下一统作文,为陛下兴儒复礼,为朝廷选拔人才的过往上……”

“放屁!”刘彻骂道:“文不行于世,岂不行于心!诸位卿家怎么看?”

田道:“此事大不逆,当斩。”韩安国附议。王恢,卫青默不作声,唯有东方朔“呵呵”一笑。

“爱卿有话直说。”刘彻倒不计较他。

“依臣看,此人杀不得。”东方朔拱手拜一下,直起腰身。

“你收了吕步舒的好处?”刘彻说:“这吕步舒散尽家财,要救他老师。别以为朕不知道。”

“非也,董仲舒弟子三千,朝中过百。因未示人之文便诛杀,只怕乱朝中儒生之心。”东方朔面无惧色,说一说而言。

“嗯……”刘彻想了下,又对吕步舒说:“朕要你问他这几日星象何解,如何?”

“臣……不敢说!”吕步舒又五体投地下去。

“看看,肯定没好话了。”刘彻一拍案几:“讲!”

“老师说:‘是谓星摇人,民劳之妖也。’”吕步舒头也不敢抬。

“好你个老匹夫!前面说朕枉杀大臣,只因高祖陵火起,现下又因为几颗星星说朕劳民?砍了,砍了!”刘彻火气冲天:“廷尉何在,把这个吕步舒也押下去,田丞相,回去后砍了那老古董。”

“陛下,请传旨。”田也是个人精,天子旨不到,他不会出这个头去得罪天下儒生的。

廷尉把吕步舒拉了出去,太监拿上笔墨,只等刘彻发话。

xxxx“等下。”刘彻火气消了些,又抬头:“今天找各位来,还有件事要听听诸位爱卿的意见”

座下诸人都拜了一拜。

“匈奴又来信要公主了,诸位以为如何?”刘彻把一份奏折递给赵婴齐,赵婴齐便轻步下来,双手举起交到田手中,田早在丞相府看过,便直接传给了韩安国,再一路看下去,又从卫青手中交回赵婴齐手中,赵婴齐原轻步上行,弯腰交给刘彻。

“陛下,臣以为如今兵精粮足,百姓归心,王师所向,无不披靡。我们不需要再像以前一样,把我们的公主送给那些野人去糟蹋。直接拒绝就是了。”大行令王恢说。大行令专事镇压边疆少数民族叛乱,几年来也算是军功赫赫。当年闽粤进攻南越时汉朝出兵便是王恢主兵。赵婴齐进长安后第一个正式拜会的便是大行令,感谢他解了南越之危。一年过去,王恢从北疆回来,已经花白了头,却依旧豪气不减。

“拒绝就会起战事,我们维持了几十年发展的和平局面就完了啊”。韩安国向来主和。

“舅舅怎么看?”刘彻忽然改变了称呼。

“如今兵源充足,足以一战,但马匹尚缺,宜三思后行。”田想,你这个时候叫我舅舅,不就是要我支持你么。你想怎么样,我就怎么做好了。说出话来不左不右才是本事。

“东方爱卿,卫卿家?”

“战事莫问我,陛下。不过陛下若是担心这天象动摇人心,我东方朔倒是可以尽点心力。”东方朔依旧笑着,他白面长须,身长九尺,坐在这一众官僚中,倒确是仙风道骨。

“哦?”刘彻终于有了点笑意:“你等下说,先听下卫卿家的意思”

XX“陈认为不能拒绝。”魏青没有多少。

“为什么?”刘彻的脸色沉了下去。

“台湾府刚刚撤离,军令仍然不可动摇。目前已进入深秋。我的韩寒军民服很薄,雪也受到正常生意的影响。不适合现在,如果战争在一起,我们就没有优势了。而且,匈奴一直都是幽灵,不适合在冬天出去玩。“魏青就像一个家庭,慷慨大方。

“你能在春季和夏季战斗吗?”刘彻担心军事力量的比较。

“是的,但我们必须努力操作这个小组。毕竟,我们没有匈奴骑兵的灵活性,而且来去匆匆。”魏青如实回答。

“演讲!”刘澈说了一句话。 “至于正面战斗,大线带来了好消息。”

房子里几个人的眼睛被扔进了王辉白发的头上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,第四章实际上没有通过审核。确实没有问题,影响了小说的连贯性。把它写下来毫无意义。